17人团伙买公司做发票生意 虚开450万发票

时间:2021/03/18



  17名被告人构筑了一条供需两旺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产业链条,他们有的低价认购公司,并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牟利,有的则是为了抵扣税款,让他人为自己虚开以及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西城检察院近日披露,黎会军、姜卫杰等17人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涉及税额450余万元,正在西城法院接受审判。

  这个公司没实际业务

  2010年10月,被告人黎会军认购了北京辰翔远景科贸有限公司,后将公司变更为北京世祥商贸公司,公司性质为一般纳税人。黎会军自己当上了老板,虽然世祥公司没有任何实际经营业务,可黎会军的“生意”却红红火火。

  “买来这个公司就是为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黎会军一句话道破了自己的生财之道。

  承办检察官发现,全案中向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公司大都是被告人通过中介公司以低价认购来的,公司基本都不经营实际业务,买公司的目的就是利用这些公司具备一般纳税人的性质,对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黎会军利用自己的公司对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涉及税额42万余元。与黎会军一同被诉的另一犯罪嫌疑人姜卫杰,以其经营的北京恩吉商贸有限公司的名义,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向多家企业或个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40余张,税额250余万元。

  在被诉的17名被告人中,开票方就占了6个,虚开的发票税额为450余万元。截至目前,法院已对部分被告人作出了有罪判决。

  发票抵扣税款赚差额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赚的是什么钱,那些买增值税发票的是些什么人,买发票又能干什么呢?

  被告人庄建在去年6月间,通过中间人从被告人姜卫杰所在的公司拿到两张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税额3万余元。

  庄建承认,他与姜卫杰的公司没有任何业务往来,买票就是为了抵扣税款。“公司的税费达到了17%,利润就少多了,我就想用增值税发票抵扣税款。”

  据检察官介绍,具备一般纳税人资格的公司,在日常经营活动中会出现增值税进项票的数额小于公司开具的销项票的数额的情况,这样一来,所要上缴的增值税就会多,如果能让公司的进项和销项基本持平,就能少缴税款。

  据庄建供述,去年3月,他按照手机上收到的卖增值税发票的短信同对方取得了联系。对方按照发票面额的6%收取费用,庄建通过国税系统认证成功后就给对方开具了一张相应面额的支票。开票方扣除了收费后,将剩余钱款以现金或支票的方式返还给庄建所在的公司。

  同17%的税率相比,只要花费几个百分点的钱就可以得到一张可以抵扣税款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这样一来,本应向国家缴纳的税款便“省”下来成了自己的利润。

  检方追诉受票方所在的单位为被告单位,共8家。目前,西城法院对庄建等人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了刑,对被告单位判处罚金。

  审核认定异常艰难

  “全案最难以认定的便是错综复杂的交易关系。”承办检察官任丽新说,“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一方一般不会直接同领受方接触,而是通过中间人在其中穿针引线,一来开票方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数量大,具体哪些增值税票给了哪些人很难记清楚。此外,很多开票方彼此认识,也存在一个开票方从另一个开票方手里拿票的情况。再加上中间人流动性大,给事实认定增加了很大难度。”

  此外,全案的犯罪数额认定也是一项难点。以犯罪嫌疑人姜卫杰为例,对外开具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多达140余张,检察官只能将所有在案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一张张累加,最终确定虚开的税额总数。

  检察官建议加强监管

  检察官说,在我国,增值税收入占当年税收总额的比重很大,在无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是领受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已经严重地扰乱了我国税收秩序。将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用做抵扣税款,也给国家的税收造成了损失。

  “企业的发展可以采取多种合理有效的方法,如提高原料利用率、降低能耗等方式均可达到良好的收效,却不应该采取违法手段,这样做不但使国家的税收受到影响,自身也难逃法律的制裁。”

  为杜绝虚开行为,检察官建议,相关部门应联合协作,加强对税收工作以及市场经营秩序的监管力度。

  此外,为中小型企业及创新型企业创造更加优越的条件,从根源上弱化对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需求。

  本报记者孙莹 通讯员丁咚 J001

点击查看原文:17人团伙买公司做发票生意 虚开450万发票


南宁增值税知识